万针穿身 火海重生13岁少女书法家.

作者:戒色 来源:戒色 时间:2017-06-14 阅读: 字体:

  世界上只有让人瞧不起的“人”,没有让人瞧不起的“脸”!

  ——梁忠阳

  2003年12月3日,是第12个世界残疾日。在“沈阳市残疾人先进事迹报告会”上,一个十指和右腿残缺、经历了22次手术、全身缝合了1万余针的女孩,作为沈阳惟一一名残疾少年代表登上了演讲台。这个被载入“大世界基尼斯”之最、“身体缝合针数最多的人”的长达20分钟的演讲,让现场的1300多名观众无不落泪。

  她叫梁帅,5岁时的一场车祸引发的火灾,使她失去了右腿和双手的10个指头。但是,凭着顽强的意志,一级肢残的她不仅与同龄人一样坚持读书,而且还利用课余时间,口衔毛笔苦练书法,先后10余次获得国际和国内书法大赛金奖,并且被中国书法家协会授予“中国当代书法家”称号。而今年,她只有13岁……

  火口余生:失去的何止是10个指头1条腿

  梁帅,1991年7月29日出生于沈阳,父亲梁忠阳是沈阳一个司法机关的工作人员,母亲邵建民在沈阳某公司工作。5岁以前的梁帅是个非常可爱的女孩,白白的皮肤,乌黑的大眼睛,小巧的嘴巴,小手小脚嫩白细长,梳着童花头,人见人爱。

  1996年5月31日晚上,梁忠阳骑着麾托车带着妻子和5岁的梁帅去法库县看爷爷,一路上一家三口说说笑笑。天完全黑了,在经过一座桥时,迎面开来了一辆载重数十吨的大货车,两车相会,大货车却不变灯,大灯刺眼的光照得他几乎睁不开眼睛。只是眨眼的工夫,梁忠阳突然感觉大腿被什么东西猛烈地刮了一下,一阵剧痛深入骨髓,还未等他叫出声来,麾托车连同全家三口已被撞到了桥底下。数秒之后,轰的一声,摩托车突然着起了熊熊大火……梁忠阳的大腿被撞成重伤,血流如柱。但他顾不上自己的疼痛,急忙去救妻子和女儿。可眼前的情景差点让他疼昏过去:女儿早已昏迷,她的眼睛和嘴巴已被烧成了黑黑的“O”字,小脚、小手也成了黑黑的一团,而且耳朵还正在燃烧着……

  邵建民不顾自己身上的火与伤,拼命为女儿扑火,梁忠阳也发疯一样地抓起一把把沙子撒向女儿……火终于灭了。可是刚才那个美丽可爱的女儿呢?抱着烧成了黑乎乎一团的女儿,梁忠阳疯了一样拖着伤腿爬向大桥,和妻子一起拼命地呼喊着救命。这时候,肇事的大货车早已逃逸了。在桥上,一辆又一辆过往的汽车都冷漠地开过去了。拦了第8辆时,一辆军车终于停了下来,拉着身受重伤的一家三口,飞快地驶向最近的法库县医院……可当地医院因医疗设施有限,根本无法救治。接着,心急如焚的梁忠阳又抱着女儿,在好心司机的帮助下,又连夜赶往了辽宁省武警总队医院。

  “救救我女儿吧!”梁忠阳看到医生,就失声痛哭哀求。看到烧得黑乎乎焦成一团而且昏迷不醒的孩子,烧伤科主任摇了摇头:“烧伤面积这么大,救了恐怕也白救呀!”梁忠阳拖着伤腿,一下子跪在院长面前,痛不欲生。“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就让她活着吧,我求求你们啦!”院长紧急召集了7、8位最好的医生,为梁帅进行诊治。同时,梁忠阳夫妇也被推进了手术室。经过十多个小时的艰苦手术,被纱布层层包裹着的梁帅终于被推出了手术室,转进特护病房。听到女儿的命被保住了的消息时,病床上的梁家夫妇不禁抱头痛哭……

  小梁帅的命是保住了。可是再也见不到她可爱的小嘴、眼睛和鼻子了;她的10个手指不见了,右腿也没有了。梁帅感觉自己仿佛是做了个长长的噩梦。20多天后,梁帅终于苏醒过来。

  那是个早晨,窗外有着清脆的鸟鸣。梁帅想翻个身,却动不了,全身出奇地疼;她好想叫一声爸爸妈妈,可是嘴怎么也张不开,喊不出来,她还不知道自己的嘴唇已烧没了;想伸手去摸父亲,却发现手指没了,站又站不起来,她着急地哭了起来。看着苏醒过来的可怜的女儿,梁忠阳不禁心如刀绞。让人最难忘的是第二次手术后,苏醒过来的梁帅看见守侯在他身旁的爸爸妈妈,就挣扎着,艰难地用残缺的嘴唤了声“爸、妈!”爸爸妈妈抱紧她,突然都哇地哭起来——叫一声爸妈,对于别的孩子来说是多么简单,而对于梁帅来说,却是那么艰难啊!

  梁帅的烧伤面积为87%,手腕和脚踝都被火烧得严重扭曲,为了恢复手和脚的功能,必须进行矫正手术,将其扭转过来。因此,必须首先将手腕、脚踝割开、放直后,再从她的背上取下带血和肉的皮瓣,重新植到手腕、脚踝的缺损处。而背部取下皮肤的地方则用纱布强迫止血,便其结痂。可想而知,这手术的场面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是多么残忍恐怖!第一次进行矫正手腕手术前,梁忠阳夫妇陪着女儿一起走进了手术室。懂事的小梁帅,知道爸爸妈妈见她害怕会更担心,所以她就极力克制自己内心的恐惧,强作镇定地安慰父母:“爸爸妈妈,等着我,我一会就回来了。”仅第一次腕部矫正手术,梁帅的背部就被割掉七块皮肤,为她做手术的医生最后都不忍心再从她的小身体上动刀了。从手术室出来时,梁帅的脸完全失去了血色,可她还是对着焦急守候在手术室门前的父母强作了个微弱的笑脸。

  而在进行脸部植皮手术时,梁帅每一次都要被缝上百余针。为了减少副作用,医生有时尽量减少麻醉药的剂量。那是怎样的一种场面啊!每一针下去,梁帅的残掌就哆嗦一下,额头和脖子上渗满了汗水。她疼啊!但是她不肯哭一声,就那么坚强地忍着、忍着。她知道叔叔阿姨是在救她、帮她啊!

  有一次手术后,梁帅的脸像个大雪球,被厚厚的纱布裹着,只有鼻子上插了两个胶破管。麻醉剂药劲完全过去后,因为疼痛,梁帅的汗水一层层地浸透了衣服。“你疼就叫出声吧,别硬挺着。”梁忠阳心疼地为女儿擦着不断冒出来的汗水。“爸爸,给我唱支歌吧,我想听你唱《敢问路在何方》。”梁忠阳含泪为女儿唱起了歌:“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踏平坎坷成大道,不怕艰险又出发、又出发……”梁帅静静地听着,一声也不吭。看到梁帅如此的坚强,在场的医护人员无不动容。

  落泪是金:残口衔笔饱蘸风雨写人生

  短短3个月里,家里花了6万元钱。3个月后,实在无钱继续治疗的梁忠阳,带着女儿出了院。回到家中,梁忠阳把女儿放在床上,梁帅躺在床上,一侧头看见了屋里那面大大的穿衣镜。这是她出车祸后第一次照镜子。她愣愣地看着镜子,又抬头看了看爸爸和妈妈,接着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哭喊:“这不是我!这是鬼!是鬼啊!”爸爸随手拿起床头的一瓶墨水砸向大衣镜,哗地一声,镜子碎了,碎得像他们此时的心。打那以后,家里就再没有镜子了。夫妻俩紧紧地搂住女儿,一家三口人撕心裂肺的痛哭,在那间小屋里响了许久、许久……

  渐渐平静之后,梁忠阳一字一句地对女儿说:“孩子,世界上只有让人瞧不起的人,没有让人瞧不起的脸!只要你肯努力,你照样是一个成功的人、有用的人!”小梁帅看着伤心的爸爸,轻轻点了点头。

  为了给女儿治病,夫妇二人早已倾家荡产,后来连房子都卖了,一家3口挤在小梁帅的姥姥家住,还欠了亲友一大笔债。为了给女儿治病和还债,邵建民白天在单位上班,晚上就到街上去摆摊卖烟,风雨不误;梁忠阳的歌唱得不错,在一位朋友的帮助下,他不顾国家司法人员的身份,每天晚上都坚持到歌厅、夜总会唱歌,一个晚上常常要连赶三四个场,拼命地赚钱。看到父母为了给自己治疗夜以继日地辛苦地赚钱,经历了这场可怕磨难的梁帅也变得越来越懂事、越来越坚强。

  梁帅双手的十个手指没有了,只余下了掌根,梁帅就用指缝夹住铅笔。趴在床上的时候,她就在纸上画画:画太阳,画小树,画小鸟。渐渐地,她还用这样的手学会了刷牙、洗脸、穿衣服。开始刷牙的时候,怎么也夹不好那只小小的牙刷,不是弄得满脸泡沫,就是牙刷掉在地上,有时刷一次牙牙刷要掉上几十次。经过几个月的艰苦训练后,梁帅终于能自己牙刷洗脸了。

  有一次,梁忠阳出门前忘了带钥匙。他返身拍了拍门,冲里面喊:“梁帅,爸爸忘带钥匙了,你在里面给我开下门。”梁帅说:“爸爸,我下不了地呀!”“你怎么下不了地呢?”话一出口,梁忠阳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爸爸,那你等一会儿,别着急。”十几分钟后,门终于开了,出现在梁忠阳面前的小梁帅,拖着残腿趴在地上,左手和右手的掌根各按着一只拖鞋。见此情景,梁忠阳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唰地就流出来,他一把搂住女儿:“都怪爸爸,爸爸对不起你啊!”“爸爸,别哭,我不怪你,你看我能给你开门啦,你应该为我高兴啊……”懂事的梁帅轻轻地用残掌为爸爸擦着泪水,亮晶晶的泪水也在自己的眼圈里滚动。

  为了让女儿在生活上的自理能力更强,半年以后,梁忠阳为女儿失去的右腿上安上了假肢。在假肢的帮助下,梁帅能摇摇晃晃地走路了。那天,梁帅要去卫生间,邵建民要像往常一样抱着女儿去,梁帅却坚持要自己去。“你自己能行吗?”“我自己行。”梁帅冲妈妈笑着,摇摇晃晃地走向卫生间。在迈进门口时,咕咚一声摔在了地上。夫妻俩听到女儿摔倒的声音,心疼得不得了。邵建民刚要出去扶女儿,梁忠阳使了个制止的眼神:“让她自己起来吧,她总得面对这一天。”话是这样说,可夫妻俩的心都揪着,竖着耳朵在等着女儿叫他们,只要女儿叫一声爸爸妈妈,他们就会马上冲过去。可是梁帅始终没有吱声。大约十多分钟后,梁帅又摇摇晃晃地回来了。“没摔着吧?”邵建民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问。“没有。”可是,她的左腿却泄了密:鲜红的血已渗出了裤子。“疼吗?”邵建民边为女儿贴创可贴,边心疼地问女儿。“不疼,没事的。”梁帅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故作轻松地说。

  女儿总有一天要长大的,她将来靠什么生活呢?总得学有一技之长啊。自从女儿出事后,梁忠阳夫妻俩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这个问题。看到女儿喜欢画画、写字,梁忠阳就想让女儿学写书法。着名的残疾人书法家杨玉哲听说了小梁帅的事情后,很同情她的遭遇,主动收她为徒。写毛笔字需要腕部的力量,可梁帅的手根本拿不住毛笔,怎么办呢?“不行,就用嘴试试吧。”杨老师建议。

  长长的毛笔杆咬在伤残的嘴里,根本不听使唤。笔管太硬了,牙齿咬不住,嘴唇合不拢,只一会儿,口水就顺着笔杆流了下来。而且笔头一窜一窜的,磨得梁帅的上颌钻心地疼。梁忠阳为女儿擦干了口水,梁帅接着再咬、再练。一次、两次,十分钟、二十分钟,笔杆一次次将梁帅的牙龈、口腔磨出了血,血水顺着笔杆与墨水一起渗透了面前洁白的纸张。苦练了整整半年,梁帅的嘴练得不敢吃硬东西,只能喝些稀粥。练啊练啊,记不清用秃了的多少支毛笔,也记不清梁帅的嘴里究竟流了多少血,只知道大大小小的口腔溃疡从来就没有断过。功夫不负有心人。渐渐地,梁帅咬住笔杆的时间越来越长了。半年后,一级肢残的梁帅终于能自如地以口运笔了。当梁帅第一次口衔毛笔,终于写出大大的稚嫩的“人生”两个字时,她与父母不禁喜极而泣。谁能想象出这两个简单字后面却历尽了人间的艰辛呢?

  梁帅每天三小时的书法练习时间是雷打不动的。一个正常人用手写三小时的字都会手累腕酸,更何况用嘴咬着笔低着头写上整整三小时呢?尤其炎炎夏天,屋里没有空调,异常闷热,一次又一次,心疼女儿的梁忠阳让女儿休息一下,别再写了,可倔强的梁帅完不成规定的任务决不肯休息一下。梁忠阳只好一次次地用冷水将毛巾浸透,一次次地为汗流浃背的女儿擦去汗水……

  梁帅临的是欧阳询的《九成宫》。欧楷法度谨严,笔法内敛,梁帅起初怎么都临不像,显得焦躁起来。杨老师看在眼里,就耐心地劝导她说:“心正则笔正,笔正则字直。你这样急于求成,怎么练得好字呢?”梁帅听了杨老师的话,终有所悟,练字时心态平和多了。付出终有收获。在杨老师的指点下,梁帅的毛笔字写得越来越好。

  梁帅不仅苦练书法,还在一位叫杨霞的热心女大学生的指导下开始学习英语。由于嘴部残损,小梁帅的发音总是不准。为了矫正自己的发音,梁帅长期坚持听外语广播,并跟着一遍又一遍地读。有了爱好,小梁帅就有了寄托,生活变得充实起来,她也觉得生命有了意义。

  天道酬勤:坚强女孩无指书法撼动万人心

  转眼到了梁帅上学的年龄。梁忠阳带着女儿来到了离家较近的沈阳一经二小学。校长看到梁帅的样子,很是吃惊,轻声问梁忠阳:“她能用手写字吗?”“我会写!”梁帅一边回答,一边飞快地在纸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校长被这个聪明坚强的女孩打动了,破例招收了她。

  梁忠阳带着女儿随同班主任来到了女儿的班级。“快看快看,好吓人啊!”“这是人吗?不是鬼吧!”小朋友们一看到梁帅就发出了各种惊叫声。听到同学们的议论,梁忠阳心如刀割,他担心地看着女儿,生怕她的自尊心受不了。这时班主任向同学们介绍说:“这位小朋友叫梁帅,她本来和你们一样美丽、可爱,是一场大火把她烧成了这样。我们每个人都可能会遇到不幸,我们应该为梁帅勇敢战胜困难来上学而鼓掌!”这时梁帅径直走上讲台,用残缺的手掌夹着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梁帅和你们一样想上学”几个大字,这时,班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上楼下楼,对于别的孩子,是一件小事,而对于梁帅来说却是个难题。为了不影响上课,梁帅就尽量减少上下楼、上厕所的频率,于是梁帅就坚持白天不喝水,常常渴得嘴唇干裂、起泡;梁帅的右残腿套着假肢,左脚套着矫正器,每走一步都钻心地疼。但是梁帅却坚持锻炼,下课了出从来不呆在教室。可每天回到家,残腿上都出很多血,还常常溃烂……精神顽强的小梁帅,在同学们的心目中渐渐树立了威信,甚至成了他们的榜样。

  小梁帅课堂上用功读书,课余刻苦练字,不但学习成绩很好,而且书法技艺也显着提高。1999年9月15日,应世界华人艺术大赛组委会邀请,8岁的小梁帅在父母的陪同下,赴香港参加有44个国家选手参加的“世界华人书法大赛”。在与140多个选手的角逐中,梁帅口衔毛笔书写了“天地英雄气,浩荡游子情”十个大字,竟力克群雄,获得了金奖!颁奖仪式上,大会主席让梁帅即兴发言,梁帅一口流利的英语赢得全场的喝彩!这时梁帅又想起了爸爸的话:“世界上只有让人瞧不起的人,没有让人瞧不起的脸!”在人们的掌声里,她高兴地笑了。从这之后,经过不懈的努力,梁帅又多次参加国际和全国大赛,她先后两次获国际书法大赛金奖,10次获全国大赛金奖,并被中国书法家协会授于“中国当代书法家”称号……

  遭遇车祸以后,梁帅共进行了22次手术,身上被缝了1万多针,被“大世界基尼斯”之最确认为世界上“身体缝合针数最多的人”。每一次手术,就像一次酷刑,就是大人也难以忍受,更何况还是一个孩子呢?可是梁帅却从来不哭一声,坚强得让人心疼。

  身上被缝了1万多针,梁帅没有掉一次眼泪。2002年冬天,家里的暖气坏了,梁忠阳找来工人修暖气,工人将放在暖气阁里的东西搬了出来,其中有一本厚相册也被拿了出来。那本相册装着女儿5岁前的相片,上面都是她那时洁白无暇的可爱面孔。自从女儿出事后,夫妻俩再也不忍心看那些相片,可又不舍得毁掉,只好把它藏在了暖气阁里。梁忠阳忙着招呼工人,谁也没有注意到梁帅悄悄地翻开了相册,直到隔壁传来她伤心的痛哭声。梁忠阳急忙跑到里屋,这才发现女儿正捧着自己以前的相册,见此情景,梁忠阳的泪也下来了。

  看见父亲哭了,梁帅反倒不哭了,安慰父亲说:“爸爸,我没事,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着这些照片就哭了。”梁忠阳很清楚女儿心中的渴望,虽然她从来没有说过,可是每当看着她静静地望着窗外,那里是快乐奔跑的孩子,梁忠阳就告诉自己,即使倾其一生,也一定要治好女儿。

  为了给梁帅治疗,梁家早已负债累累。今年初,梁忠阳联系到了在移植手术方面世界闻名的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得知右腿移植需要60万元,面部整容需要30万,一家人仍在为钱的筹集四处奔波着,梁帅也在期盼着,她心里有一个梦想,总有一天,在现代的高科技手段下,她能重新找回原来的美丽,像所有健康的孩子一样快乐地奔跑在阳光下……

  2003年12月3日,是第12个世界残疾日。在“沈阳市残疾人先进事迹报告会”上,梁帅作为沈阳惟一一名残疾少年代表登上了演讲台。她长达20分钟的演讲,让现场的1300多名观众无不落泪:“……能够活下来,对我来说已经是个奇迹;每一次手术,就像一次酷刑,又像重生了一次,但我不怕,因为我心中有梦和希望。这些年我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帮助,很多医院为我免费治疗,是人们无私的给予使我有了今天和大家面对面演讲的机会。我长大了许多,我学会了感激,学会了回报,学会了关爱别人。我心中有一个梦想,总有一天,医生会帮我找回从前的脸庞,我要用英语、日语演讲,但我演讲的题目永远都会是——”讲到这里,梁帅用她的残掌,展开一幅她昨夜刚创作完成的书法作品,内容是四个遒劲有力的欧体大字,“感谢生命”.

    标签:

    励志文章

    热门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