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戒色经验第五十六期】:美国人认为色情是新型毒品!

作者:戒色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2-04 阅读: 字体:
查找人: @飞翔老师
翻译人: @可比克 @徽骆驼gp @剑殇红尘
校对人: @绿豆冰棍狮子
图片小编: @渴望纯净的眼睛
大量研究表明,网络与一种新的“毒品” 有关联——网络色情。在2008年,“全国健康与药物使用调查”这个组织估算:目前有190万可卡因使用者。根据中央情报机构的估计,美国有200万的海洛因使用者;在这些人当中有60至80万人对海洛因重度上瘾。与上面的这些数据相比较,美国日常有4000万人观看网络色情——这种新型的毒品。
关于神经的研究已经揭示:网络色情对大脑的影响很强大。它的影响就如可卡因和海洛因这些有着上瘾性质的物质一样强大。在美国国会的一份声明中,精神病专家和前耶鲁精神病学的学者杰夫里博士警示大众: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网络色情带来的令人上瘾的刺激已经变得几乎不可抗拒。我们似乎创造了一种比海洛因强大100倍的、史无前例的物质。网络色情可以在家中私自观看,它通过双眼直接“注射”进大脑。目前,通过网络这个媒介,网络色情能通过自我复制来实现无限制传输。并且网络色情还被鼓吹为艺术,由宪法保护着。

虽然色情以不同的形式存在于人类历史很长时间了,但是,随着网络和相关科技的到来,色情在过去几十年内的内容和人们接触它的方式产生了急剧的变化。
下面三个主要的原因阐释了网络色情和其较早的形式有着根本的不同。
1)可购性。K.Doran, 一位圣母大学的经济学助理教授估计:80%到90%观看色情的人在网上免费浏览色情内容。
2)易接近。人们可以通过网络无时无刻接触到色情内容。
3)最重要的因素是:匿名。
直观的说,综合上述的三种原因以及色情片里真人演出的写照,这使观看者的心理产生强烈的成瘾。
然而很多人辩解说色情仅仅是一种“言论”。根据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它应该是一种被宪法权力所保护的性表达方式。(译者注:这里的宪法第一修正案指的是“美国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以及向政府请愿伸冤的权利”——即“自由第一”)

现在我开始从科学的角度展开我的分析,因为最近的神经学研究成果揭示了网络色情不仅仅是一种“言论”。
网络色情——新型毒品
之所以网络色情是新型的毒品,是因为大脑对毒品和性唤起产生反应的部位是相同的。作为一种因性唤起或者高潮分泌的化学物质,多巴胺会触发大脑内的上瘾机制。如 Donald L. Hilton Jr., MD——一位执业医师和德克萨斯大学的神经外科临床副教授所观察到的:
色情信息是一种视觉信息素。作为一个千亿美元级别的神经毒品行业,色情正在通过互联网的加速发展更迅速地改变人们对性行为的观念。色情信息在网络上无孔不入,它“抑制了人对性取向的正常看法”,并且“破坏了男女在发生关系前的交流”。想象一下大脑就是一片森林,徒步者日复一日从同一个地方经过,渐渐就踩出了路。浏览色情信息同样会产生神经回路。随着人们一次次浏览色情内容,这些神经回路就会在大脑的“森林”中不断地被强化。这些神经回路最终变成大脑“森林”里的小径。因此,邪淫者创造了不为人知的神经回路;这会使他们对性的看法被色情信息中的观点所支配。

正因为脑组织的可塑性,这些“脑回路”才可以被激活并且完善。诺曼·多伊奇是位医学博士,精神病学家,精神分析学家,《纽约时报》和国际畅销书《改变自己的大脑》的作者。他在文章《色情对于一个人社交的代价》中研究了神经可塑性对性吸引的影响。多伊奇博士指出,处理性偏好(例如:使我们兴奋的事物)的这一部分脑组织特别有延展性。因此,类似色情图片的外界刺激将会把之前毫不相关的事情(如身体所遭受的痛苦和勃起)联系在一起。外部刺激可以导致大脑里先前不相关的神经元学会启动“串联模式”。这样一来,下一次身体上的折磨实际上就会触发大脑的性兴奋。这些被串联的神经元会产生“链接”或联系,进而产生出新的强力大脑回路。即使在外界刺激消失后,这些新的脑回路仍然存在。
美国成瘾医学协会过去认为成瘾主要是一种行为。最近受新脑科学界的启发,美国成瘾医学协会重新定义了“成瘾”——一种关于神经奖赏系统的脑部疾病。网络色情对神经奖赏系统的强大影响显然符合成瘾的新定义。
有人可能会认为:看电视,饮食和购物等事物会让大脑产生成瘾的化学物质。然而,我们当然不希望政府控制我们看电视节目的时间,购物的频率,或是饮食的多少。虽然有很多人对看电视,饮食和购物上瘾,但希尔顿博士认为色情影像对自然大脑奖赏系统的影响是独一无二的。不同于食物或做其它事情带来的奖赏,观看色情影像带来的奖赏会导致“与神经突触和可塑性有关的持续变化”。换句话说,网络色情不仅仅会刺激提升脑内多巴胺水平,进而产生快感。它还实实在在地改变大脑内部的物理组织,从而使新的神经通路渴求色情信息,以触发想要的奖赏感觉。

那么与可卡因或海洛因这样的非法的、易上瘾的物质相比,网络色情有什么不同呢?可卡因被视为一种能够提升大脑中多巴胺水平的刺激物。多巴胺是大多数成瘾物质所释放的主要神经递质,它在制造兴奋感的同时也制造一种渴求,渴求重复获得这样的兴奋感;这与脑啡肽不同,脑啡肽能带来持续的满足感。另一方面,海洛因是一种毒品,具有放松作用。这两种药物都能触发化学耐受性,这意味需要使用更大剂量的药物来达到同样的效果。
色情是一种混合型毒品,它通过引起兴奋(多巴胺造成的“嗨”的感觉)和制造高潮(毒品的“放松”效应),一下子触发大脑里的两种成瘾化学物质。这种混合机制令色情更容易成瘾,也更容易产生耐受性。色情的耐受性所要求的并不仅仅是更大剂量,而且是内容上的更多新奇:比如更多的禁忌行为,儿童色情,或是虐待。
性唤起是睾酮、多巴胺和去甲肾上腺素激增的结果,而性高潮时的超越性和欣快感与内源性鸦片(麻醉)剂的释放有关。色情通过多巴胺打开了我们的胃口,但色情导致的高潮却并不释放脑内啡,而脑内啡正是让我们产生满足感的物质。对比来看,性生活中的高潮会释放脑内啡。这种满足感的缺乏与大脑极强的可塑性结合在一起,导致大脑需要更多、更新奇的极端画面才能感觉到之前所获取的化学快感。
虽然网络色情的作用与化学成瘾物的组合有相似之处,但网络色情的影响超过了那些化学物质。

例如,大脑中的“镜像神经元”使我们具有这样一种学习能力:观察一个行为并模仿它。斯特拉瑟斯教授写道,由于镜像神经元,“观看色情视频创造了一种神经体验,观看者借此间接参与到他所看到的东西中去。”这种独特的交互式成瘾通过对大脑和身体的双重刺激实现; 用斯特拉萨斯教授的话来说,“色情涉及视觉机制(看片),运动机制(手淫),感官机制(生殖器刺激)以及兴奋与高潮带来的神经效应(化学鸦片类药物,如在核内的成瘾性多巴胺,会带来兴奋感)”。
从另一个方面上说,色情成瘾具有持久性,它不同于化学物质滥用的有害性和成瘾性。
实体物质可以从身体内新陈代谢出去,(看过的)色情画面则不可以从大脑中新陈代谢出去,因为色情画面储藏在大脑记忆中。虽然化学物质滥用者能造成身体或大脑的永久伤害,但是这些物质在新陈代谢后不会留在体内。但是色情不一样,无论戒多久,都不能将大脑中的色情回忆完全抹去,而这些色情回忆能一次又一次助长成瘾怪圈。
总的来说,大脑的研究证实这样一个严峻的事实:色情是一个药物释放系统,这个系统对人类大脑和神经系统有着明显而强大的影响。与书籍或公共演讲相比,色情跟可卡因更类似。在面对政府审查时,它并不是第一修正案所要保护的那种“言论”。那些阅读书籍或聆听演讲的人,可以利用他们有意识的头脑来推理言论和信息的正确性。但是正如多伊奇博士所指出,“那些看黄的人对色情重塑他们大脑的程度却毫无知觉。”确实,他们并不知道色情正在他们的大脑中“创造新的神经回路。”

-------------------------<本期完>-----------------------------
感谢兄弟们支持!


    标签:

    国外戒色

    热门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