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戒色经验第六十六期】:科学与宗教达成一致——色情有害!

作者:戒色 来源:未知 时间:2018-10-20 阅读: 字体:
查找人:@KJSKJDKSJ
翻译人:@KJSKJDKSJ、@Brandon、@ChengTayor、@故剑成双
校对人:@Maddogman
图片小编:@蓝天1732

天主教教宗方济各对色情的认识是正确的——网络色情对青少年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下面是原因:
周五,天主教教宗方济各在“信息化时代有关儿童尊严”的大会上发表演说强调,重口味色情的肆虐令人们担忧,孩子需要更好的保护措施。
虽然演说的大部分内容是针对于如何避免虐待儿童事件的滋生,但方济各也探讨了网络色情在社会的肆虐。他说:如果我们认为一个成年人变态地消费着色情的社会能够为青少年提供有效的保护,我们就是在自欺欺人。

这段内容阐明了他对网络色情的态度:网络色情是信息化时代中一个不折不扣的健康危机。可以预料,此刻会有上千人在对有关此事的报道发表评论,把方济各的公开表态直接臆断为神权政治或道德约束。这些评论通常利用了人身攻击、偷换概念的手段,却并没有通过批判性地剖析这一争论点,审慎地检验现存的“观看色情能诱发负面影响”这一有据可依的观点的正确性。

有些出人意料:上千无宗教信仰的年轻人在对待色情的态度上与教宗方济各达成了共识。
很明显,许多宗教关注色情这一个问题,并通过道德论证,神学和经文来提出见解和对策。然而,色情也是可以通过亲历者案例、脑科学研究以及社会调研来进行讨论的。而且成百上千在网络色情触手可得环境下长大的有、无宗教信仰的年轻人正通过这些方式讨论色情这个问题。在不少论坛中(包括NoFap和Your Brain Rebalanced)大约有一万青年决定把色情留在过去,他们不依赖于宗教但是追求更好的生活和人际关系。

看黄会上瘾和色情会给人带来意想不到的副作用这些观点是完全基于真实的实验证据。在2016年,澳洲伯内特医学研究院(Burnet Institutite)研究发现男性初次接触色情的年龄为13岁(女性则是16岁),这个时候孩子们本应该进行体育运动、正常社交活动、发展自己的爱好和在学校认真学习,或者偶尔和女生约会(当然国情不同啦),而不是沉迷于看黄手淫。


方济各不是唯一一个对色情持有怀疑态度的人,已经有好多的宗教徒与无宗教信仰者表示他们决心摆脱色情制片公司的束缚
已经有上百项研究表明色情常常与观看者生活中想象不到的副作用有关,这些结论在方济各的一些表述中也有体现 :“我们在网络上会遇到许多麻烦事,比如,因为一些人习惯性地看黄导致其对于色情的耐受性增加(原来看一些轻描淡写的色情会很兴奋,慢慢自己会对这些东西失去兴趣,现在必须要更刺激变态的内容才会让自己达到原来的感觉),使得一些极端的色情在网络上面具有传播空间。
方济各在这里的评论是正确的,多项针对色情观看者的不同研究表明,观看更多的极端色情与男性性功能障碍、压力增大、动力不足、人际关系变差、性生活满意度降低、以及其它颠覆生活质量的不利后果之间,存在着关联。

在网络上广泛传播的色情产品使得男性勃起障碍发病率达历史最高
在1948年,那时还没有互联网,有报告指出30岁以下的男性勃起障碍(ED)患者不到1%。而今天我们看到ED像流行病一样横扫全球。例如2012年瑞士对年轻男性的研究调查、美国军方的研究以及加拿大的研究都指出了ED的发病率高达30%,你可能会说色情和ED有联系但色情不一定是导致ED的原因——你这样想可能是对的。然而许多多变量研究表明改变一个变量——即停止观看色情,一些性功能障碍之类的症状便没有了,这一实验结果发表在了行为科学期刊的临床报道——一项2016研究回顾报告评论中。


青少年在他们第一次约会接吻前便接触到了色情
此外,关于这一点最好的证据就是坊间大量的网上案例:数百万的年轻人,正伴随着对网络色情的消费,渡过其青春期的成长和发育——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出现的现象。甚至在他们初吻前,这些年轻人就经常沉迷于屏幕上的由像素点组成的画面,而不是现实生活中的人。
成千上万的年轻人,通常是十几、二十岁的年轻男性,伴随越来越多的各种年龄段的人,甚至包括女性,都通过网上评论区、社交媒体群组和各类网站,在网上和世界各地的人聚集在一起,致力于戒除他们生活中的一件事——观看色情——以此希望减轻和恢复性功能障碍等问题,并提升他们的社交质量以及拥有一个更加具有活力和充实的人生。他们中大多数的人并不是出于道德或宗教原因而去戒除色情的,他们仅仅是为了追求自我提升和更出彩的人生。

今天的互联网色情所呈现出的样貌是我们在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曾经本来被限制的少量色情来源,如今却变得大量,而且触手可及。你曾经需要通过实际行动才能拥有性爱高潮——至少也需要一些求爱的形式。如今你只需要你的手和那无穷无尽的在屏幕里由像素点组成的表演者。与我们的祖先在他们一生中看到的“色情”相比,我们仅仅在一次长时间的色情狂欢中就可以看到更多的裸体和性行为。如今的网络色情与我们先辈那时的色情大不相同。方济各指出:“过去印刷色情的传播与如今网络色情的激增相比,根本算不上是个大现象。”如今,数字化色情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都触手可及,而它拥有的无穷无尽的产量和图像,以及对于大脑的刺激,都不是过去任何一种印刷色情能与之相比的。
与已故商人休·海夫纳所创立的《**公子》杂志帝国不同,如今的色情信息变得更容易获得并且人们不再需要把色情报刊藏在床下。纵观人类百万年的进化史,色情对人们的性生活造成史无前例的巨大影响,是时候停下来思考一下色情到底对人们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了。

色情的科学定位是十分清楚的。在此无需争论其在道德上的影响,但是我们要探讨一下色情在性,人际关系,以及人们日常生活的消极作用。现在有着超过35份神经学的研究,表明网络色情泛滥已经是一个摆在人们面前的问题。一些研究甚至展示了色情对大脑的影响,比如对大脑前额叶功能和敏感度的消极影响,这些症状与其他成瘾物的普遍成瘾机制的表现一致。比如,剑桥大学通过对人大脑扫描研究发现,观看大量色情的人对色情信息的敏感度,就犹如瘾君子们对毒品的渴求。此外,针对该文献的一些评述进一步证实了这项研究的发现,同时对少数质疑色情副作用的研究给予了彻底的驳斥。目前市面上出版了超过五十份关于沉迷色情对于性生活满意度下降、夫妻关系出现问题等一系列感情关系消极作用的研究。
再者,戒掉色情并不是假正经,不代表放弃两性生活,相反,戒掉对色情的依赖让许多人拥有了更高质量的两性生活。永远不看色情正是对两性生活的积极面对。事实上,面对两性生活,沉迷于色情才是断不可取的。



    标签:

    国外戒色

    热门文章

    随机阅读